地 址:杭州市西湖区保俶路2号
电 话:15068841773

邮 箱:362606432@qq.com
网 址:www.queenhz.com

新闻详情
 
让人崩溃的笑气,你还是远离吧!!!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7-09-05 17:34:26    文字:【】【】【
“笑气”,化学名称一氧化二氮,原本是一种用于医疗麻醉和甜品加工的气体。近期随着多人过量吸食后上瘾、瘫痪的案例曝光,让它备受公众关注。

前不久,小编看到了一则令人震惊的新闻,“中国女留学生在美吸食笑气瘫痪回国”。这一切的开始只是因为好奇,因为“吹气球”在留学生中的流行,从未抽烟喝酒的她愈发想要尝试一下。



而在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里,她花费了几十万在“吸食笑气”这件事情上,从一开始的一次一支、两支,到每天15个小时离不开那些装着笑气的奶油瓶,“我开始过上了爬行生活,我像动物一样爬着去卫生间,像动物一样爬着给送外卖的开门,我知道我现在在别人眼里毫无尊严”。

正当笑气的危害在社交网络被无数人科普时,又有一种新型能量粉在全世界风靡起来——“鼻吸巧克力”,这是一种用来吸的可可粉,据说可以让人轻松愉悦还能起到催情的作用,受到年轻人特别是留学生的欢迎。



“鼻吸巧克力”其实是多年前,比利时巧克力商人Dominique Persoone偶然发现的。“它会放松你的肌肉,抚平你的忧伤,给你带来能量”,2007年,嗑可可粉还在滚石乐队的趴体上红了一把。




有人说,就是普通巧克力磨成了粉,用“鼻吸”替代“入口”罢了,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可是这玩意儿真的没有危害么?



的确,巧克力粉释放的“人体天然鸦片”内啡肽,可以舒缓压力甚至催情,也不会对身体产生直接伤害。

但是巧克力粉末吸入鼻腔,很容易伤害鼻内细胞膜,影响鼻咽喉的正常功能,造成阻塞、呼吸困难、窒息、睡眠呼吸中止症等,严重的甚至引发心脏病致死。而其中添加的牛磺酸和瓜拉纳等,摄入过多会造成血压不稳和心悸。



并且巧克力含有让人上瘾的物质,吸可可粉后产生的快感,很可能导致年轻人对吸食粉状物产生依赖性,甚至进一步吸食真正的毒品。从长期看,危害性还是一个未知数,希望各位小伙伴们收起自己的好奇心,巧克力还是老老实实地吃比较好,别拿自己的生命健康开玩笑呀。


对“笑气”认知和研究不足

在全世界精神医学界奉为圭臬的美国《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DSM-5)中,吸入一氧化二氮成瘾被列入“物质相关与成瘾障碍”大类中“其他(或未知)物质相关障碍”范畴。这是一种相对罕见的吸入剂类成瘾物质。


▲吸食“笑气”的工具 图片来自新京报

根据美国药物滥用研究所的统计数据显示,吸入剂是美国青少年最常使用的成瘾物质之一,8年级学生中有17.1%、10年级学生中13.1%、12年级学生中11.4%的学生,至少有一次吸入剂滥用。“笑气”是其中较为罕见的一种,其他被统计使用的吸入剂还包括挥发溶剂(如甲苯或汽油)、亚硝酸盐(如亚硝酸异丁酯)和气雾剂。

包括“笑气”在内的吸入剂成瘾障碍,在中国社会是不为人们所熟知的一类物质滥用。而且许多可能导致吸入剂成瘾的物质是无法被禁止或管制的,像挥发类溶剂,广泛分布于胶水、燃料、油漆,青少年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

相对美国社会来说,中国青少年滥用吸入剂的情况也较为少见,这可能与两国不同的青少年亚文化差异有关;也或者中国社会许多地方根本就没有形成相关概念,对于吸入剂滥用致障碍或者中毒的事例单独个案处理,并未进行归类统计或研究,缺乏可资比较的数据。

滥用“笑气”成瘾是一种精神障碍

像韩梦溪与她的同伴这样迷恋使用“笑气”成瘾致残,应该是首先因为滥用成瘾而致难以控制的精神障碍,并最终导致中毒所致。

近年来,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特别是青少年,受裹挟而陷入滥用“笑气”成瘾的情况越来越严重;甚至国内许多城市的医疗机构也接诊过类似的案例,像浙江宁波高中生中滥用“笑气”的现象就露出了端倪。

这些年轻人滥用吸入剂成瘾与滥用其他物质成瘾的心理机制大同小异。往往会经历一个从猎奇,到模仿、从众,最终陷入成瘾而难以自拔,再继续一步一步地中毒并致伤致残。


▲打“笑气”的气球。图片来自新京报

青少年如果缺乏成年人的有效陪护,就很容易因为猎奇去尝试许多高风险的活动或生活方式;如果有人示范,他们就更容易涉足其间;如果一旦陷入到滥用笑气的亚文化圈,从众的压力就会促使他们更快地竞相滥用。

警惕年轻群体亚文化中的有害成分

相对于其他的成瘾物质,如致幻剂、兴奋剂一类的毒品或违禁药物,购买或使用就涉嫌违法;而购买、使用吸入剂并不违法,因此在年轻群体中就更容易成为亚文化圈的时尚。

这同时也给中国留学生的父母,甚至孩子在国内的一些家长以警醒:缺乏陪护的孩子,都很容易使孩子因为猎奇、模仿以及从众而陷入种种高风险甚至危险的活动或生活方式。吸食笑气,不过是其中一种。

而尤其需要警醒的是,目前这种气体不属于法定的新型毒品,无论在制度还是在市场上,都处于没有管控的状态;且在医疗方面,中外的医生都没有找到精准的治疗对策。可以说,作为新型有害物品,“笑气”面临事前监管和事后治疗的双重空白。

对于心智不成熟的青少年,父母能有效陪护,才是给孩子最好的成长礼物;而对于一些成年人,指望其自律也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尽快填补诸多制度和技术上的空白,来堵住“笑气”蔓延之源。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20 杭州酒吧加盟 杭州皇后酒吧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滚塑加工